时尚集团 > 人物 >

张翰 | 我是冬眠教主

2018-01-03 来源:时尚健康
如果说,《战狼II》让人们在绯闻之外,又一次注意到了张翰的作品,那么,这一晚与“塘主”的深夜约会,我们想要告诉你——他到底有多硬?落地玻璃窗外,大上海滩的月色朦胧,每个人都是一座城。在这个行业里,很多东西可遇而不可求,对于而立之年的张翰,一切都来得刚刚好。

5

张翰

演员,不存在转型一说

凭借在创下中国内地电影票房纪录《战狼II》中的出色表演,通过卓亦凡从男孩儿到男人的转变,张翰也顺利渡过了自己演艺生涯的转折点。“张翰从此可以演硬汉了!”导演吴京肯定地说。

确实,张翰给观众带来的惊喜不止一点点。中央戏剧学院毕业后,2009 年,因校园励志片《一起来看流星雨》,而被归类为偶像。“演员的出身很重要,你接拍的第一部戏,很可能就给自己定了型。我拍戏的时候,整个就是一个速成品的环境,拍完了偶像剧,接下来找你的都是这个类型。”粉丝的追捧和外界的评论,一度让他迷失,忽略了作为一个演员真正的意义,但是,被市场限定的“人设”和戏路的不断重复,让张翰日渐意识到不得不重新思考自己的演艺之路,“ 大概2013、2014 年开始,我清晰地知道自己想要做一名演员,而不是艺人,也不是明星。”同年六月,决定成立自己的工作室,“演员其实是很被动的,你要被别人选择。我决定做制作人,自己开发项目,去演现阶段我想要尝试的角色,因为不想再等待了。”

谈到《战狼II》里的突破演出,张翰说,“我也不认为《战狼II》是自己的转型之作,我是专业演员!对于演员来说不存在转型,因为我学的就是这个,我们在学校里就会演老人,扮傻子,模仿捡垃圾的等各个不同类型的人。只不过,随着年龄的递增,我驾驭角色的能力更强,更多元了。”

外形也不再是牵绊偶像突破的障碍,这位曾经的青春偶像,不再执着于上镜的完美角度,一丝不苟的发型。谈及电影《战狼II》拍摄打戏的时候,张翰觉得脸还不够脏,随手就把地上的泥土抹在脸上,把自己弄得灰头土脸。他说,“只要这个角色够鲜活,你有资格,诠释得也足够精彩,那观众自然会把角色的魅力反射到你身上来,这也是不同阶段对于魅力的看法。”

3

张翰

侠客隐于世

《密战》中再度搭档赵丽颖,寄托了张翰又一次的角色突破。饰演亦正亦邪的梁栋,是一个内心极其丰富的人设,一开始,为了存活,不得已在那个特殊时代沦为汉奸。装扮上就有股痞气,透着那种挣扎在市井底层的气息。总是叼着牙签或烟,斜着眼看人,仿佛不可一世的样子。但当共产党员林翔(郭富城饰)出现在他生命中,他明白,人生是可以为了某种信仰去死的。于是,天性的善良促使他开启了人性上的反转。“梁栋最大的挑战,应该是他的成长,起初为生活所迫以及照顾母亲,变节成了一个汉奸,但本性让他在随后的情节中发生蜕变,完成了自身的救赎。是一个完整性很强的角色。”

片场休息的时候,张翰仍然沉浸在梁栋一角的世界里,来片场探班的粉丝都会叫他戏痴。“对于我来说,作为演员最重要的是演好戏。走进角色、无极限地接近和成为角色,由你创造一个新鲜人物的过程是作为演员最快乐和最享受的事情。我是跟着角色走的,演戏的时候我不会想我是怎么看待它的,而我就是他。既然观众是在看一个个角色的,那我就得把这个角儿诠释给观众。”

内心的成熟,让他外在不禁多了份稳重和深刻,不再需要外放地展露电力,而是内敛地慢慢释放能量。曾经的过于用力,变成了现在的浑然天生。

张翰最爱的武侠小说是《侠客行》。“我喜欢石中玉和石破天这两个人物,单纯从对演员的挑战来讲,梁朝伟一人饰演两个性格完全不同的双胞胎兄弟,一个市井小民,一个江湖侠士,有时还互相对着演戏,想起来实在是太过瘾了!我也很想尝试。其实,对我来说,现阶段就是想演没演过的戏。”

1

张翰

候鸟念暖

从严格意义上讲,张翰并不算幸运儿。他参演过的一些电视剧,因种种原因很多至今仍未能上映。成为制片人后,亲自参与的片子有几部,也由于一些原因不得不搁置,很多心血和付出或长期或短期得不到回报。“这些经历和历练都是最好的安排,与其感到不甘或生气不如做些更有意义的事。”这是经历过人生百态,品尝过人情冷暖的人才有的眼界。

已过而立之年,从懵懂到充满希望,到迷茫,到毁灭,到重生……“经历过这一切,我变得更柔软、容,韧性更强了。庆幸的是,不管遭遇如何,从头至尾我没忘记?;こ跣?。在人生的分叉路口,我选择失误过很多次,但不后悔!因为我在走自己该走的路,没走那些‘爆款’,也不会成就现在的我。不走弯路就缺少人生的阅历吧。”张翰最初的梦想,就是做好演员,而想做好演员,就要保持真诚,这就是为什么他要创立自己的工作室。

“从出道,我合作过很多剧组,有一些非常专业,也有一些不够完美。当遇到不够完美时,我始终难以妥协和‘变通’。我觉得,做艺术就是要把握细节,并且做到极致。当了制作人,就像(吴)

京哥做导演,我们可以把钱花在该花的地方,观众不光可以感受到我演戏的真诚,也能感受到我制作上的真诚。”

回到杂志拍摄,“不管是演戏,还是拍杂志都应该保持真诚。当演员变得油滑,戴上面具,把自己完完全全变成另外一个人,那观众就看不到你了,这种表演就会变得很不真诚。”每每拍完一个look,他会走到电脑屏幕前看是不是有哪里可以改进,有时编辑、摄影师觉得已经有了,他想到还有其他可能性,而主动要求继续。“拍戏也是这样,我不仅不怕NG,还特别喜欢。我常常自己要求重来,不尝试,你怎么知道其他的方式是不是更好?”

从以前到现在,张翰的择友标准就一个:坦诚相待。“我对朋友很挑剔,生活中的朋友几乎都是10 年以上的交情。”除了真诚待友,他也真诚待己。在最近杀青不久的《猎隼》开工前,张翰休息了一段时间,在家待了十多天没出门。每天叫外卖,就连出去散步都没有,“我们平时工作就一直在跟不同的人接触,所以,当自己可以休息不开工的时候,就很享受一个人待着,看些错过了的电影、电视剧,反复拉片儿,推敲镜头。”这也是静下心来自己和自己对话,感受内在的平和与充电的平衡时光。

告别了曾经情绪化的少年,礼貌、真诚、成熟、稳重是张翰留给我们的第一印象。不管是机场还是片场,甚至有时候在客场,他都不是被照顾的那一个,而是主动关照别人的人,还招呼助理为熬夜的工作人员买咖啡。责任感是随着年龄递增,他觉得越来越重要的品格。他人生中送出过最贵的东西,正是给爸妈的房子。从小生活在一个传统家庭里,形成的首个是非观念,便是男儿得有担当。不管守护他的家庭,还是经营他的工作室。

张翰现在的年纪——刚刚好。

12
推荐 EDITORS PICKS
热点 MOST POPUL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