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尚集团 > 人物 >

黄景瑜 | 不靠脸吃饭 吃点苦才是娱乐圈的味道

2018-01-02 来源:时尚先生
《红海行动》是黄景瑜在2017年最重要的作品。战争戏对他来说是一次挑战,拍摄地非洲环境艰苦,但对于有个军人梦的他来说并不是问题?!八闶枪税疡?!”他自己形容这次经历。

2

黄景瑜

ESQ:拍《红海行动》的时候感觉怎么样?

黄:那是我第一次去非洲。随着剧情发展,我们剧组从比较先进的城市一步一步走向落后的地方??ㄈ祭伎ㄊ悄β甯缱畲蟮某鞘?,有全北非最大的商场,当然没法跟上海比,但已经不错了,至少还有餐厅、商场,后来到马尔扎扎特就只有餐厅没商场了,再往后到廷吉尔连餐厅也没有了。那是一个就在沙漠旁边的小镇,人口不多,讲法语和阿拉伯语。我们和当地人对话,他们说阿拉伯英语,我说中国英语,都听不太懂对方说什么,有时候单词都不对,但都理解彼此的意思。临走时,他们把我们送到机场,像老朋友一样握手、拥抱告别。

ESQ:那边天气怎么样?

黄:热,拍戏的过程经历了二十多天45℃以上的温度。沙漠气候,一到下午就刮风,国内很少见那么大风,又干燥,刮起来全是沙石,打在脸上很疼。食物也很难吃,当地每一顿都吃炸薯条、烧烤、炖锅,我不太喜欢炖锅的香料味,他们的烧烤只有两种熟度,一种是生的,一种是糊的。有一次,我在路边摊点了羊肉、牛肉和一只小春鸡,我说不要烤糊啊,烤嫩一点,五分熟,他们说好,结果端上来,鸡里面全是血,他们就没有五六七八分熟的工艺。

ESQ:拍戏那几个月除了演戏之外你们都干吗?

黄:做饭,不开工我们就去市场买菜回来做饭,厨艺长进了不少,没其他事做。那地方没街可逛,也没有娱乐项目,距离有国际航班的机场有十多个小时的车程,没有高铁,出租车都是欧洲淘汰的旧车,只能跑几公里,当地人骑驴的也有,骑自行车也有,开车也有。Wi-Fi特别慢,可以发微信,看电影和打游戏就很卡很卡。

ESQ:这么苦的条件是你没预期过的?

黄:我有个军人梦,听到有这样的戏我就迫不及待地接下来。这部戏开拍之前,我们还有集体的军事训练,括各类枪支怎么用,搜寻、搜救的动作,突袭的军事动作、军事术语以及手势。我演狙击手,拍摄的时候枪、坦克、飞机、大炮都接触了,真的去当兵,可能要好多年之后才能摸得到我现在用的枪,也算过了把瘾。

ESQ:演军人感觉怎么样?

黄:以前看电影里的搜救,感觉很酷很帅很轻松,但当我真跑起来的时候,身上负重差不多有20公斤,防弹衣啊、手榴弹啊、弹夹啊都要带。我拿着一把枪,又背了一把很重的枪,当地还有些海拔,我就有点儿缺氧,看什么都是白的,脚根本就踩不住。那天跑一个L形的小路,我以为跑到转弯那儿就好了,就拿着枪跑得特别猛,转过弯一看,楼梯的尽头还有一台摄像机,天哪,我硬着头皮往上跑。当时满脑子都在想:拼了吧,谁让我想拍军旅戏,谁让我喜欢做演员呢?

3

黄景瑜

ESQ:电影《枪炮腰花》里你和王千源对戏,感觉如何?

黄:我俩拍的第一场戏就有点难度。千源哥一演戏就跟平时完全不一样,突然就变了个人似的,很奇妙。当时我就看傻了,心说人家怎么这么会演啊,整场戏我看他的眼神都是崇拜。不得不说,跟一个特别会演戏的人对戏挺兴奋的,源哥演的每一场都是不一样的,我也偷偷跟他学了不少。

ESQ:后来你怎么提升了自己的自信?

黄:其实我大概了解一点儿我扮演的那种小人物的生活状态,剧里我演个骗子。你想啊,一个穷困潦倒的人去骗人的时候,其实是一个没自信的状态,但又会表现得非常有自信,恨不得把腰板挺得特别直。我给自己假设了一个场景,给人物加了背景故事,基本上就好演多了,但是现在回想起来还是觉得演得不好。我每天拍完戏都觉得昨天演得不对,如果重演应该怎么怎么样。

ESQ:和张猛、林超贤两位优秀的导演合作,过瘾吗?

黄:他俩的风格完全不一样。猛哥是一直坐在监视器前看,跟你说哪儿不行,再来一遍,他的镜头也是慢慢的。林超贤导演从来不看监视器,他在最前线,在摄影机旁边看,而且他拍戏很快。有一场文戏,我们以为只是试试机位,林导说已经拍完了,我凑过去说:导演导演,我觉得我还能再拍一条,但是林导一喊过,机器“啪”就没了,换下个位置了。猛哥那边换个机位一两个钟头,打个光两三个钟头,林导这边换机位十几分钟就搞定了,马上又接着拍,两种节奏。

ESQ:出道一年多,有什么感觉?

黄:这一年生活确实变化很大,开始我去参加很多活动,不断去国外。上部戏在内蒙古,接着到了北非,看到阿拉伯女人都裹着头纱,吃着半生不熟的食物,这都是之前没有过的,觉得新鲜又特别。

ESQ:一年多的时间里感受到了光鲜和现实两种生活?

黄:我很喜欢这种生活。去参加活动看到那么多粉丝喜欢你,很开心。到了那么破的地方,待着的当下觉得苦,但回想起来觉得蛮好。你一辈子没这经历啊,正常人怎么可能去摩洛哥待四个月?回忆的时候咬牙切齿,心说:哎哟,那么苦,以后肯定不去了,但如果真的再有机会,到时候肯定还想去。

1

黄景瑜

ESQ:回到“明星黄景瑜”的身份还适应吗?

黄:最开始有关注度的时候,我的个人信息被卖得非常厉害,每天不断地有人加微信,我在朋友圈发的所有动态、朋友留言、和朋友互相点赞都被截图发出去,这让我特别不安。我就在朋友圈里说:微信里的都是朋友,能不能不卖我的消息,结果这条朋友圈也被发出去了。我就想这不行,开始删微信好友,所有不太熟的都删掉,最后就剩几十人了。

ESQ:这算是体会到了做明星的代价……

黄:这还不是最可怕的,后来我妈的电话也开始收短信,我那些多少年不联系的朋友也开始被联系上了,以前我注册过的我都记不住的网站全给人翻出来。我当时想过报警,后来想,算了,大不了什么都不发。之前都是今天工作了,拍个工作照,明天和朋友吃饭,好吃的po在朋友圈。现在吃饭就是吃饭,工作就是工作,朋友聊天就是聊天,没有分享出去让别人看一下我在干什么的欲望了。

ESQ:怎么找回个人空间呢?

黄:难得有休息的时间,我基本都宅在家。今天收拾收拾冰箱啊,明天把柜子理一理,没事儿翻翻以前的抽屉,看看这些是我什么时候买的。现在家里东西多了,衣服也比以前多了,没事要分分类。忘了网络,忙活忙活生活也不错。

ESQ:有钱没钱的日子你都经历过,最大的区别在哪里?

黄:没钱就想着怎么赚嘛,有钱就想着怎么花嘛。我现在花钱很少,主要靠网上购物,也开始给爸妈买各种各样的东西,从衣服、饰品到床单、餐具、加湿器,觉得他们生活得好是最重要的。

ESQ:如果让你不靠脸、不靠身材生活下去,你有信心吗?

黄:我现在靠脸生活吗?我觉得在靠实力啊。之前做模特的时候算靠脸生活,后来不算靠脸吧。在娱乐圈靠脸可不行,帅哥太多了,所以最靠得住的还是认真工作。我有个优势,就算今天我什么都不是了,把我扔在一个三线城市,一毛钱不给我,我还是能闯回来,因为生活的方法我都会,干什么都能赚钱。只要你拉得下脸、肯出力。说到底,世上赚大钱的机会很少,但赚钱的机会很多。

推荐 EDITORS PICKS
热点 MOST POPUL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