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尚集团 > 人物 >

段奕宏 | 一个“戏妖”的自我修养

2017-12-25 来源:男士健康
段奕宏被称为“戏妖”。段奕宏有一种奇异的反差:在整个社会和圈子的节奏都快而急的时候,他保持着一种不急不躁的节奏;而在演戏这件事上,他却始终有一种让人佩服的坚韧倔强。在知乎这样挑剔的平台上,“如何评论段奕宏的演技”这个问题下,一边倒的好评。

5

段奕宏

节奏

“演员有两类,一类是他演谁,他就是谁。一类是他演谁,谁就是他。段奕宏属于第一类。”

一人千面的段奕宏,塑造过的角色:《士兵突击》里狡黠的特种兵教官袁朗;《我的团长我的团》里妖孽悲悯的龙文章;《细伟》里的食人魔;《白鹿原》里的叛逆黑娃;《烈日灼心》里机警正义又有挣扎克制的警官伊谷春;《非凡任务》里不同寻常的反派;《记忆大师》里担纲反转剧情的角色,明为警察,实为凶手,一刷二刷时能解读出两重含意,等等。

他饰演的人物,层次复杂,而他,则把这种复杂性体现得淋淋尽致。

剧本上写满对角色的理解思考;在现场,为了一瓶水该不该喝试了20 多次……

“我就想还原我最真的创作状态,塑造的人物形象,必须是我身上长出来的,而不是贴上去的膏药。”段奕宏说。

他的每一部戏,都在不断精进,熟练而不油滑,投入中有一份克制,始终在反观自己。

每年,他拍一段时间的戏就给自己安排一段时间去休息。

采访那天,从5 月17 日电影杀青到10月17 日,他已经休息了5 个月。除了2016 年之外,差不多近十年,他都会给自己这么长的休息时间。

他没有把他的生活完全等同于一个演员,他的身份有丈夫、爱人、儿子、舅舅,演员只是其中的身份之一。

这样的节奏会让他很自在、舒服;让生活、工作井然有序;

“选择什么样的生活方式和节奏,你认定了,你自在了,你有处安放了,别人的那种节奏,或者别人生活中让人羡慕之处,对我来说都不会造成嫉妒或者着急。因为我认定走演员的路,符合这样的一种生活方式和节奏。

真正的演员应该是什么样子的,我愿意做什么样的人。根据我的认定,一些有出入的我就会很干脆地处理好,我也不惦记。”

他把自己要走的路,已经想得很清楚。不急功近利,不趋名逐利。用他自己的话说,这是一个“屁股坐得住”的段奕宏。工作的时候,专注和纠结于一个故事情节当中;也得有时间、有能力抽离故事于情节之外。

一个乐于在工作里被“虐”的演员,日常中,是一个享受生活的人。

在休息的时间里,他会带家人去旅行。前段时间带着家人去云南小住一阵。安排家里人从新疆飞到云南昆明、从昆明再转机;每年春节回新疆陪父母过年。除了拍《烈日灼心》那年的大年三十。

4

段奕宏

较劲

2013 年演《烈日灼心》时,他在厦门嘉莲派出所体验了15 天生活,连大年三十都在所里过,跟警察们出警扫黄、抓赌、查车。

《非凡任务》的时候他写了个人物小传。他一直都是那个认真到较劲的演员,从学生时代开始。

1998 年,段奕宏的毕业大戏,在话剧作品《圣水》里演盲人,他去北京市盲校待了14 天,在盲校跟盲人吃住在一起,体会他们是怎样生活的。

毕业第二年,1999 年时,段奕宏演《刑警本色》里的罗阳,一个掏枪的动作练习了上千遍。

他在高中时,就已经清晰地知道自己想要做演员。从高二开始,连续三年报考中央戏剧学院,失败两年后,第三年以中央戏剧学院西北片考生总分第一名的成绩进入中戏表演系学习。

进入中戏的4 年,是自我否定的4 年,同学里的帅哥美女、4 年的冷板凳都让他自卑。那时候有一个故事:“我上大学的时候,在美术馆,有人踩了我一脚,没说对不起,我那根筋就给挑起来了,拼了命要追着跟人干架。凭什么,我不是北京人是吗?”

在这4 年里,他最终把这种着急、浮躁、等待、无处安放、没有希望都消化掉了。最大的原因是对自己充满了希望;另外就是想要的没那么多了。

大学时,都还只是少年,在这四年里面来消化这些东西,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大多数人不过是磕磕碰碰走过,接受泯然众人的现实。

而段奕宏最终能从自卑走到对自己充满了希望,做法就是“自己帮自己在有限的空间里做到让自己踏实”,这种踏实最终就是一种自信的表现。

通过什么?通过一个个自己的学生片段。饭要一口一口地吃,在那个时候,这句话让他深有感触。

在一种境遇当中把自己逼向了特别务实的一种认识,一种选择。

只能去踏踏实实地演好每一个学生作品,去琢磨每一个人物,不能让人物是两张皮……那时候学校里的老师和同学都说:这个人的作业值得一看。

他就这么一点一滴、竭尽全力地去做这个学生作业,凭借老师、同学、全校的观众给予的这种信心和鼓励,心存一种踏实感和安放感,才能够让自己有一点一点生根的那种迹象。

毕业第一年,1999 年,《刑警本色》里,罗阳这个拔枪的动作,他练习了上千次。今天看来,也许那个方式不是很准确。他想:罗阳又不是一个职业杀手,掏枪干吗要费一千多遍那样练着,有那种笨拙的生涩的感觉不是挺好的吗?可是那个时候不懂,那个时候其实还是很青涩,作为演员的创作,通过这样的方式,找到一种途径和干点儿什么事情让自己排解不自信。通过这件事情让心安定下来。2015年6月21日上海电影节颁奖现场,段奕宏、邓超还有郭涛凭借电影《烈日灼心》拿下“金爵奖”的影帝奖座。这一年,1973 年5 月16 日出生的段奕宏,42 岁,距离他报考中央戏剧学院已经过去了24 年。

而在拍摄杂志的前两天,他在北京航空大学听课,因为下一部电影的需要。“戏妖”背后,有着不为人知的苦涩;而最终,他的较劲,却成就了自己。

123
推荐 EDITORS PICKS
热点 MOST POPUL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