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尚集团 > 人物 >

舒淇 | 人生得意须尽欢

2017-12-21 来源:时尚芭莎
看舒淇,会想到一句“人生得意须尽欢”。新片圆满上映,红毯上明艳动人,被大家奉为女神,仍然在开开心心地做自己热爱的事……这些外在看来的“赢家”因素在她身上完全不是“得意”的来源,她身上的释然与慵懒、天真与成熟、得意与尽欢,都来自于她潇洒随性、直接可爱的性格,是过敏也要爱猫养猫,是头发白了就让它白着,是与朋友把酒言欢至夜深尽兴而返,是真我带来的真性情与真性感。在纷扰俗世中保持初心,时光沉淀给舒淇的是对自我的忠诚,是“最美偷心贼”的自带技能。

6

舒淇

见到舒淇的时候,还是夏天,六七月份的意大利北部小镇阳光通透,离这里最近的城市,是“罗密欧与朱丽叶”的故乡浪漫之城维罗纳。这座从文艺复兴时期就接待过各国名流的帕拉迪奥建筑坐落在巨大的国家公园里,从世界各地赶来的团队工作人员在精心雕饰的房间里紧张忙碌着。舒淇从威尼斯赶来,前一天刚开开心心地坐了她喜欢的火车,但持续发作的过敏也让她担心影响工作,前晚就只好努力“与自我对话”:“对不起,请原谅我还是要对自我的工作负责。求过敏别发作,谢谢你,我爱你。”可是,“自我”也是听了自己的话,过敏发作了。私家花园中,舒淇戴着宝格丽高级珠宝、穿着黑色的蕾丝裙穿过花园,在喷泉边潇洒站定,仿若那些文艺电影中只追随自己内心的神秘女郎,前一瞬间眼睛里的光芒笃定魅惑,下一秒面上便俏皮天真。实际上,不知名的过敏原让她的双臂红红,连带着脖子和脸都受到牵连。待到化妆镜前坐下,她攥着冰袋不断地贴在自己的手臂和肩膀上冰敷,那些红肿的大让她的手臂线条有了轻微的起伏。

这几年,除了拍电影,舒淇一直在做的事情就是与自己的免疫系统做斗争,欧洲成了“主战场”,从拍《侠盗联盟》的布拉格,到备受瞩目的戛纳电影节,担心什么往往就来什么,她只能在过敏发作的时候用妆容和造型尽量遮,西药越擦越痛,那就全国跑着测过敏原、针灸、艾灸,随身带着睡袋蒙住整个头睡觉,隔绝所有的过敏原才不会被痒醒。虽然嘴上说着“要不然以后就不来”,可过敏其实完全拦不住爱玩爱冒险、爱朋友的热血白羊座女神,“像我们这种白羊座的性格,知道要休息但做不到,其实我放假的时候更累”。这几年总是听她念叨着要好好整修身体这部多年来拍戏工作使用过度的机器,但闲不下来的她不拍戏的日子里也会忙着“出巡”各地会友喝酒,尽兴时多已夜半。

就像她这几年每次与BAZAAR 见面,都如知己好友般放松大胆地“吐槽”,一脸认真地聊“不接剧本啦”“和公司断绝关系啦”,可实际上,还是一年一部戏地拍着,若问她拍戏和休息哪样更开心,舒淇就会毫不犹豫地告诉你:“当然拍戏比较开心啦!因为拍戏又可以工作又可以玩,玩演员啊、玩工作人员啊,去不同的地方拍又可以去试当地不一样的风土、造型。”什么过敏啊、辛苦啊,都抵不过一句“开心”咯。这不,她又大方接下滕华涛导演的《上海堡垒》,搭档同是白羊座的鹿晗演绎科幻动人故事,随时披甲上阵、带队打怪,完全没在怕。

1

舒淇

我只想拍我喜爱的电影

其实这几年,舒淇心里清清楚楚地知道,自己是有遗憾的——一直拍自己想要拍的电影并不是一件容易达成的事。因为人缘好,仗义又热情,她有时禁不住朋友们的热情召唤,跑去帮忙。无论是什么电影,只要一接下,那么每一次拍的过程中她都会认真全情对待。其实,她一点都不担心剧本烂,也不在意角色是不是讨喜,不管票房如意与否,甚至不看粉丝是否喜欢,她只在意演戏这件事始终是自己的兴趣所在,也是自己一直以来热爱的工作——哪怕身体偶尔亮个红给她看。

出道二十几年,她早就不在意别人的眼光,但她坚持自己对电影的热爱从来不容置疑。

4

舒淇

在一个个频繁的飞机“起”“落”之间周转,各种“底累”中,舒淇会刷刷微博,看看大家在说什么。大概也没有谁家的粉丝像舒淇的一样,“粉黑切换一念间”,有什么看不过眼的就在微博上直怼,仿佛个个白羊座附体,又要她多发活动照片,又要衣服穿得好看,又要她多拍好电影,又要她养好身体经营家庭。舒淇也不在意,还会好言好语与这些她也“不晓得是什么样的人”互动。只有在粉丝们话说过到“人情片给人感觉对演戏没要求”的时候,她会倔强认真地强调:“认真拍戏20 余年,我喜爱电影,我认真面对。身体上的疼痛、免疫性失常,我都不介意,咬紧牙关。人情不人情,我只想拍我喜爱的。你能选择不喜欢这些电影,但你不能评价电影没有用心!”

对舒淇来说,电影这件事,只有自己是最重要的,对待自己接受的每个演出、角色、镜头都要专业、认真,要对自己负责任。她在意的,是每一个镜头、每一场戏有没有表演好,表演与角色的灵魂有没有做到位,哪怕是重复的,也不容许一点灵气的缺失。“影评人、导演、专业人士当然想看所谓的演技,但其实对观众来讲,就是在这部电影中我有没有演好,有没有让他记住。”至于其他的,都是变数。作为演员,她无法控制导演、剪接等方面乃至全片最终效果如何。就像当年拍《非诚勿扰》,舒淇总觉得自己演得并没有特别好,因为导演一直在致力于纠正她的北京话发音,她也就跟着注意力都集中在台词上,但出乎意料的是,电影上映后,观众很喜欢。她就不再纠结这件事了,索性放轻松去专注地做好自己分内的功课。“很多人不一定懂,就会说,你接一个什么烂片。我想问一下,什么叫烂片?定义在哪里?其实很多人Flavor 不一样,适合的东西就不一样。就像我拍侯孝贤的电影,但是看侯孝贤电影的人绝对不懂为什么要去看《变形金刚》,所以基本上我就不会跟他们去争吵这些。”

推荐 EDITORS PICKS
热点 MOST POPULAR